“种”进地里的科技成果 让每亩葡萄多卖了5000元

财经

  八月下旬的午后,山东济南市商河县瓦西村书记常延富的葡萄园里,叶片浓绿,枝条粗壮的葡萄架子间,一串串外形丰满的葡萄散发着香气。常延富随手摘下一串,递给科技日报记者。

  吃一颗,甘甜、多汁的味道迅速在口中蔓延。常延富说:“我们葡萄售价是普通葡萄的5倍以上,所以每亩可多收入5000元。”常延富的葡萄卖得火,“鲁丽”苹果也不逞多让。

  距离商河240公里之外,在临沂市蒙阴县云蒙湖“鲁丽”生产示范基地里,100余亩试验田的“鲁丽”苹果又卖了一茬——每斤10—15元的这种苹果在广东、上海等地卖到脱销。

  无论是瓦西葡萄,还是“鲁丽”苹果,在从种到收的整个链条上,农业科学家扮演着重要角色。去年8月,“鲁丽”新品种以1000万元额度创造我国苹果新品种权转让费的最高纪录之后,随即走俏市场,而这得益于持续不断的技术红利;常延富每亩多收入5000元背后,更是科研人员将众多新技术“种”到葡萄地里的结果。

  科技成果转化是道难题,但接地气的好成果其实并不愁卖。难与不难,反映出深层次的问题:科技成果转化不是“一锤子买卖”。当科学家与企业家达成一致之后,成果的易主并不意味着研发工作的结束,而是刚刚开始。

  打造畅销市场的“常胜将军”,往往需要科研工作者与生产者长久地协同合作。

  为瓦西葡萄撑起“大雨伞”

  常延富的葡萄园是一处与众不同的园子:葡萄架上方覆盖着一个个类似于蔬菜拱棚的薄膜,但这些拱棚四周没有遮挡,似乎为葡萄架撑起了一把雨伞。山东省农科院农业科技创新工程果树品牌团队首席专家、山东省果树研究所副所长李勃为记者解释了葡萄架“撑雨伞”的科学道理。

  他告诉记者,葡萄多数病害是通过雨水传播的。这把“雨伞”被称为避雨棚。有了它,葡萄枝叶便与雨水绝缘,也隔离了病虫害。但这并不是其唯一的好处。

  李勃说,有了这把“大雨伞”,冰雹袭击不了、隔绝了春寒侵袭;保花保果、裂果少了;果实上色好了、枝条不旺长了……

  常延富的葡萄园是李勃的试验田。李勃的同事、山东省果树研究所副所长李林光研究员的新技术更是在东营市奥孚(广饶)苹果有限公司“鲁丽”示范基地“遍地开花”。

  一场重磅的成果转让交易之后,如今的“鲁丽”换了新主人,但这并不妨碍李林光继续扮演“鲁丽”推广的幕后英雄。

  去年,当新主人、威海奥孚苗木繁育有限公司创始人李元将“鲁丽”新品种种植到东营市广饶县1400亩的土地上时,隔三差五地跑到这里解决难题成了李林光团队的“既定动作”。记者看到,在广饶,上万棵排列整齐的苹果树非常壮观,排与排的间距相同,每棵果树都有防灾减灾设施,树下还有水肥一体化管理设施。由于树与树间隔足够,该基地还实现了机械化除草、施药。

  这也是目前国内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果园之一。

  长久以来,瓦西村以种植冬瓜闻名;而作为苗木行业的资深创业者,当初,李元的强项并不在苹果领域。从冬瓜到葡萄,瓦西村要多元化发展,从其它苗木转战“鲁丽”新品,常延富和李元都需要“技术合伙人”——经过寻寻觅觅之后,李勃和李林光成了创业者们的选择。

  成果转化,与其说看成果,不如说更看重研发人。农业是长线投资,在热热闹闹的转化交易之后,赋予成果长久的市场生命力成为科学家、企业家共同的挑战。

  “傻瓜化”“无人化”成为标配

  正值苹果上市季,60多岁的郑步文和老伴到云蒙湖“鲁丽”生产示范基地打起了短工,活儿不重,每天70元的收入也让他感到满意。但对李元来说,时下远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刻,他常常扪心自问:当在基地工作的农民逐渐老去,未来的果园工人在哪里?

  接手“鲁丽”,可以解除李元的部分忧虑。

  目前的中国苹果产业正处于十字路口:一方面小农户的经营已经跟不上形势,现代化、机械化、规模化种植才是未来;另一方面外国水果品种冲击着苹果作为中国人第一水果的地位,选择靠谱的苹果品种是首要任务。

  同时,面对着高昂的用工成本,好种易收,去人工化成为果品业的趋势。李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过去,苹果套袋、除草、打药都需要人工;现在,新品种无需套袋栽培,也能上色均匀,果面艳丽。此举每年每亩可节省人工套袋、摘袋、材料费用1500元左右。相较于晚熟的“富士”,新品种抗病需要打药施肥的次数少了6—7次,此举又可省去每年每亩1000元左右。

  与李元的“无人化”愿望相比,常延富更在意技术的“傻瓜化”。

  一口吃下去,甘之如饴的葡萄让人回味无穷。李勃向记者透露,葡萄甘甜,与其施用的“减肥术”有关。

  传统葡萄种植重量轻质,葡萄亩产达到6000斤,极端的甚至超过10000斤,但高产并不意味着高效,果实品质差,商品率低成为弊端。

  李勃团队通过多年试验,对基地栽培的“夏黑”“巨玫瑰”“阳光玫瑰”“黑脆无核”等品种都分别确定了最佳经济产量,高档果平均亩产限制在3000斤左右,同时采用标准化花果管理技术,适时疏除多余的幼果,对果穗整形,这样生产出来的葡萄果穗个头不大,但外形美观,着色均匀,香气浓郁,糖度一般为18—20度。

  理论很复杂,操作很简单,这样的技术,常延富和乡亲们岂能不爱?

  卖得好是检验成果的最高标准

 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打乱了许多果业从业者的计划,其中也包括姚二虎。

  这位聊城市阳谷苹安耶果农科公司种植部总监负责的上千亩基地中,包含着十几个苹果品种。他告诉记者,受疫情影响,今年水果消费下降、市场价格低迷。特别是苹果,库存量大。

  “我们判断好品种有三条标准。”姚二虎说,“第一,看市场认可度;第二,看品种的培训难易度;第三,看本地适应性。”因为上市早,避开了其他竞争对手,同时,免套袋,人工成本低,“鲁丽”进入果园,从2017年种到2018年开始收,至今,新品种带来的高利润让他很满意。

  姚二虎总结道:“卖得好、收入高是检验农业成果的最高标准。”

  在农业上,好品种、好技术、好管理三者缺一不可。而这既是姚二虎、李元、常延富的共识,更是挑战。

  李元正在做的,是研究如何将新品种与欧美苹果大规模、现代化种植接轨,将它打造为规模化、可落地、可复制、可持续发展的种植模式,届时农民照搬即可。与李林光团队的深度合作,让他如鱼得水。

  而短短5年时间,原本不产葡萄的瓦西村,种植了200多亩葡萄,瓦西葡萄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;同时,葡萄避雨栽培技术被列入山东省主推技术,面向全省葡萄产区推广。

  姚二虎说,专家们的成果落地了,另一场技术转化合作也就开始了。将科技成果做成畅销产品,还有很多技术难题,生产者需要科研工作者这个创业合伙人。

  本报记者 王延斌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文章标题: “种”进地里的科技成果 让每亩葡萄多卖了5000元
本文链接:{post_permalink}